穿越之明末沉浮录:第118章 如何应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纵观周延儒的阁臣生涯,也算的上是崇祯年间难得的内阁长青树了,现如今已经任两年内阁首辅的周延儒,仍然没有被罢免或是请辞,这在崇祯年间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了。

    周阁老,皇上心情定然不好,你们就别再费口舌让皇上久等了,进去以后小心处置就是了。王承恩也是说了下崇祯的心情,又赶忙催促着周延儒等人进大殿。

    多谢王公公提点。周延儒也是谢了王承恩

    然后赶忙带着身后的阁臣,跨过高高的天子门槛,弯着腰,进了大殿。

    进了大殿以后,周延儒迅速的就跪倒在地上,呈现出匍匐状,口称死罪。

    崇祯皇帝不悦的心情,本想对阁臣先大动肝火一番,现在看到自己的爱卿匍匐在地上请罪,崇祯也是火消下去了大半。

    延儒。此事的发生,也不是你们的罪过,还是先解决事请吧。崇祯皇帝压下心里的怒火说到。

    谢皇上圣恩。周延儒与众阁臣谢完恩后,缓慢起身。

    说说吧,现在该怎么处置山东的乱局。崇祯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就问解决办法。

    周延儒揣摩起来圣心是十分了得的,自然是知道如果皇上看了折子,一定会第一时间召见他们询问对策,这急报递上来的时候,周延儒就在手里压了一段时间,和同僚想好对策了。

    启禀皇上,今孔有德率领山东辽兵作乱,很大原因是因为孙元化治军不严,使得兵痞作乱。

    但是,如今孙元化仍在登州据守,且孙元化与贼兵孔有德有收留知遇之恩,所以不宜先治罪孙元化,臣以为,可下令使孙元化戴罪立功,劝孔有德迷途知返。

    另外为了做好两手准备,也请命登州驻守总兵官张可大做好万全御敌准备,若贼不投降,就击杀他们。周延儒说着自己揣摩好的两条方法,齐头并进,想必能够博得崇祯的满意。

    崇祯听完周延儒的计策,沉吟了片刻。

    爱卿,你所言之策,应该是当今的万全之策了,那就依爱卿所言。

    着令孙元化将功补过,戴罪立功。

    孔有德若是迷途知返,可免其罪过,若是继续为虐四方,立刻着令山东兵马平叛。崇祯皇帝一字一句的说着,面上依旧是挂着怒容。

    是,臣等领命。周延儒听到崇祯下达命令后,赶忙又行大礼,准备立刻带着内阁诸大臣退出大殿。

    在崇祯皇帝这么烦闷的时候,他可不想在这里碍眼,若是皇上龙颜大怒,什么事情再牵涉到自己,那岂不就是更不妙了。

    所以周延儒行完礼,立刻如同逃离一般,带着阁臣离开了大殿。

    大殿上又剩下了崇祯一人。

    崇祯望着空荡荡的大殿,拿起御笔想要接着批改来自各地的奏章。

    可是终究心神被扰乱,静不下心来,只好放下御笔稍微歇息一番。

    在陈庄这边,正在宅子里休息的袁朝,听到下人来报,说是周苇航前来,还有要情禀告。

    袁朝正准备难得的时间午睡一会儿呢,也被惊扰的赶快前往大堂。

    怎么回事儿?苇航,听说你有要情禀告,快说说又发生什么事儿了,难道祖大寿那边又叛变了?袁朝一路上来到大堂,心里也是一直在犯嘀咕,难道是自己这小蝴蝶又把祖大寿给扇的偏离历史轨道了,又叛逃金朝了?

    那倒是没有,听说祖大寿现在正在锦州与金军接着干仗呢。周苇航看着袁朝分外的紧张,赶快说出不是这个消息。

    哦,那就好,那还有什么要情呢!袁朝听了长舒一口气,然后又接着好奇的问着。

    周苇航也不卖关子,开口说到。庄主,据可靠消息,山东登来的孔有德,叛乱了,听说现在正要去打登州。周苇航压低声音说出了这条信息。

    孔有德?山东?叛乱?山东之乱?袁朝反复的嘟囔了几遍,瞬间想了起来。

    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山东因为这事儿打的也是大动干戈。袁朝用几乎默念的语气,自言自语着。

    周苇航看着袁朝嘴一动一动的,也不知道袁朝在嘀咕着什么。

    庄主?这个山东与我们相隔不算太远,如果孔有德事大,或是孔有德逃窜,我们要做好防御准备,否则一旦辖区出了问题,皇上怪罪下来,我怕庄主会难做啊。周苇航出于自身的眼界,提醒着袁朝要小心提防着孔有德狗急跳墙。

    然而袁朝心里却在想着另外的一个话题。

    我该怎么才能有机会去揍揍孔有德这个贼子呢?袁朝这时候放声嘀咕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