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明末沉浮录:第31章 目标出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自从袁朝决定再向京师挺近之后,便带领着袁旭和杨浩,以及麾下的三个百人队,又带着周苇航高价征集的一些保定本地的民夫,开始向北挺近。

    一路上,袁朝让这些日子来,一直在路上骑马侦查的一个小队的陈军营,充当队伍的斥候,在前方侦查着情况,自己则是亲自率领着大队在后面压阵。

    二狗队长,我这几天屁股都磨出来茧子了,也没那么疼了,现在我是越来越喜欢骑马了。刘鱼儿骑着高头大马,跟在小队长孔二狗后面说道。

    鱼儿,这次庄主派我们在前面侦查,是把身家性命都交付给了我们,我们要打起精神,不能出任何差池,否则我们身死事儿小,伤了庄主我们就万死莫辞了。小队长孔二狗头也没有回,眼神机警的看着远方。

    鱼儿听了队长的教育,也不再说话,赶忙打起精神,朝着四周望去。

    又不知道走了多久。

    队长,我觉得这一会儿过去的难民更多了。刘鱼儿觉得这一会儿见到的难民特别的多,开始忍不住向孔二狗说着自己的心理的想法。

    恩,我也觉得这一会好像过去的难民比平常多了不少。走,仔细问问。二狗勒了勒马,翻身下马说道。

    老乡,你们是从哪儿来都哪儿去啊,这一会怎么那么多逃难的?二狗收起了严肃的一面,严肃惯了的脸上勉强挤出来点亲和,向一个逃难的老者问去。

    我们是涿州人士,现在要去南面保定府避难啊。老者说着,也累的坐在地上歇息起来。

    涿州?避难?金人都打到涿州了?二狗突然惊得大声问到。吓得老者差点爬起来就跑。

    金人是没有打到涿州城,可是小老儿的家在涿州与良乡之边,这几日一些金人已经出没在那里,虽然人数不多,但是也把附近扫了一遍,小老儿的好多亲朋都被抓走了,只能带着家人难逃。老者说起了伤心事儿,开始落泪起来。

    看来应该是金军有一小股部队在涿州与良乡交界处活跃。孔二狗意识到这是一个重要的情报,自己的大部队现在也已经来到了涿州的地界,若是不给庄主报信,仓促间碰到金人的小股部队,搞不好会让庄主损失惨重。

    二狗从怀里掏出来个饼子,塞给了老者。然后赶忙起身和自己的弟兄们商量着下一步的行动。

    一会我带着兄弟们接着往北方靠近,去搜寻那股金军的踪迹,二狗,你快马加鞭回去报告庄主这一个重要信息。二狗把各位弟兄们聚集了起来,经过短暂的思考后,二狗决定继续寻找金军的踪迹,让机灵的鱼儿回去给庄主预警。

    是,队长。我这就回去传信,各位兄弟们也多加小心。鱼儿听了安排也不再多说什么,立刻抱拳准备回去告诉庄主这个重要信息。

    二狗也是拍了拍鱼儿的肩膀。然后带着其余的八个弟兄们,翻身上马接着向北而去。

    后面袁朝亲自带领的大队人马,也在警戒的往前走去。一路上看到的尽是南逃的难民。看的也是心情很沉重。正当袁朝在那伤感的时候,远远看到是陈军营的斥候回来了,袁朝还对这个小机灵很有印象,知道他叫刘鱼儿。

    鱼儿,你怎么回来了?前面情况怎么样?袁朝等到刘鱼儿骑马来到跟前时候,还没等刘鱼儿行礼汇报,袁朝先是发问。

    没想到自己庄主竟然能够记得自己的名字,这下可以回去和兄弟们好好显摆一番了。刘鱼儿听到袁朝唤到自己的名字,心里还是十分的开心,不过开心归开心,刘鱼儿还是赶忙行礼回答起了袁朝的问题。禀告庄主,我与小队的弟兄们一起在前方二十里处打探消息,探得在涿州与良乡交界处,金军有一小股人马在那活跃,队里其他弟兄们继续朝北查询那一小股金军的行踪,我特回来向庄主禀告。刘鱼儿一本正经的说完紧要军情,没有一丝平常的调皮。

    涿州与良乡交界处?咱们现在不就是在涿州地界上了吗。袁朝接着问到。

    庄主,咱们现在的确在涿州地界了,距离与良乡交界处,不足四十里。刘鱼儿又赶忙接着回答到。

    好呀,这金军可真是够胆大妄为的。周围良乡和涿州的明军呢?都坐视不理吗?袁朝也有点不气反笑,没想到后金的小股部队都到涿州了。

    这,听说良乡和涿州城,都是城门紧闭,官军也都是在城中一步也不出城。刘鱼儿也不知道庄主在笑什么,只能小心的回答着。

    袁朝听了心里更是一阵又气又笑,不过仔细想想也是,之前一小群倭寇,都能在南方沿海胡作非为,几十个倭寇就能横行一方,要不是戚少保横空出世,狠狠地揍了那群倭寇。不知道南方单单凭借着官军要多久才能荡平倭寇呢。

    不过既然让我袁朝碰见了,那我就看看能不能想个法子好好修理修理这伙金军。

    袁朝想着要会会这股敌军,就不再墨迹。刘鱼儿,你再返回去,找下前面的斥候兄弟们,看看他们有没有找到那伙金军的行踪,我这边带领陈军营全速向北靠近。

    是,庄主。陈鱼儿行了一礼,也不墨迹,直接调转缰绳,拍马扬尘北去。

    庄主,这是打算要和那伙金军碰一碰了吗?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周苇航在身侧轻声问到。

    嗯,既然我袁朝率队北上,就是为了抗击金军,如果有机会,我不介意好好的修理修理金军。袁朝豪迈的说到。这股豪迈之情是来自于他对自己陈军营的将士们的了解,他的陈军营的将士们,都有着较高的军事素养,这次袁朝还让他们在路上偷偷带了铁矛头,原来在陈州,怕引起别人的注意,不敢用长矛,现在外出勤王,原来的木棍变成了真正的长矛。

    身侧的周苇航看到这两地官军城门紧闭,不敢出战,而自己的庄主袁朝却有着主动出击的想法。顿时觉得自己能够投袁朝,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请继续支持书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