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明末沉浮录:第29章 一路向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袁朝的父亲袁安听到自己儿子要带粮食与庄民北上北京为君父分忧的时候,心情是十分复杂,袁安这一辈子读尽了仁义书,自然是知道什么是忠孝仁义、什么是家国天下,可是袁安也知道此次去北地,不是去游山玩水,而是要把头别在裤腰带上的玩儿命。

    袁安也是破天荒的头一次派人去陈庄找袁朝进行阻拦劝解,可是得到的回复消息是袁朝要坚决北上,袁安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休书一封,向河南承宣布政使司介绍说到自己儿子袁朝身为一介布衣,自散家财北上为君父分忧等等,希望各地能够尽力予以协助,不过袁安自己也是清楚,现在这封书信估计也是石沉大海,作用不会很大。

    庄主,我们经过这两日的行军,也不过行了一百多里的路程,粮草辎重过多,拖累了我等行程啊。

在袁朝身后的王泽向袁朝汇报了这几日行军的里程数。

    两天才走了一百多里,按照这个速度,自己赶到京师,估么着再快也要到十一月底了,那时候京师也应该是被围了个严实了。

袁朝心里自己琢磨着,并没有选择接王泽的话。

    王泽看着自己的意见没有引起袁朝的搭话,也不好再问。

    身旁的周苇航也在琢磨着庄主的这次令人难以相信的行为,身为一介布衣,却带着庄民推着粮食与带着自己的乡兵,要北上勤王,这看着确实是很可敬,但是又充满了太多的不现实,这边王泽禀告行军速度迟缓,而庄主却没有表现出着急的意思,难道说庄主这次兴师动众的北上神京,就是为了博一个布衣勤王的虚名?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那庄主究竟是为了什么一向自诩聪明的周苇航,在这时候也是完全看不懂庄主究竟想要干嘛,只能猜着袁朝的心思继续往前走去。

    一路上,袁朝带着队伍一直往北方赶去。

    这一路上北地的消息也不断的传来。

    平辽总兵赵率教在遵化与三屯营间遇伏,与后金激战于野,赵总兵身死殉国、麾下四千骑兵全军覆没。

    后金攻克遵化,巡抚王元雅、推官李献明、推官何天球、遵化知县徐泽及先任知县武起潜等凭城拒守,城破皆死。

时献明以察核官库驻城中。

或谓此邑非君所辖,去无罪。

献明正色曰:莫非王土,安敢见危避难。

请守东门,城破死之。

    同时后金一个时辰攻破三屯营。

直扑大明帝国心脏。

    当一个个坏消息从北地传来的时候,除了袁朝以外的所有人都是十分震惊,原先他们以为后金是挺能打,可是也没想到他们能够在关内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周苇航实在是忍不住自己内心强烈的疑问,终于在单独和袁朝在前方骑马带队的时候,向庄主发问。

    庄主,我看此战后金颇有些想要攻克神京的意思,就算神京防卫森严,可是咱们去了和后金相抗衡也是差距太过悬殊,庄主定不会做出傻事,而庄主一心往神京赶去,又不会只是为了博个勤王虚名,还请庄主告诉在下此行的目的,为在下解惑。

周苇航放下了一个智者的身段,向谜一样的庄主求教。

    苇航,现在我们已经出发十余日,现在行军都超过了七百里,如今我们的人马也都来到了彰德府。

实话告诉你吧,我也看出来了,此次后金确实是冲着神京扑去了,这次北地是免不了一场大战与一场动乱了,按照我的估计,这场战事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结束。

袁朝先是给周苇航说下这场战事将会是一场大战,一场时间长久的大战。

    还没等袁朝再接着说下去,周苇航便开始有所顿悟,出声发表下自己的看法了。

苇航斗胆猜一下庄主的打算。

庄主看到了这场战事是场旷日持久的大战,定会影响北地的粮食价格,所以带着这一万石粮食勤王,既可以博得虚名,又可以在粮食上大赚一笔?周苇航恍然大悟一般,原来自己的庄主勤王是假,来做生意是真。

    苇航,你说的对,也说的不对。

我袁朝带着自己庄子花费了小半年功夫的财力物力收来的粮食,本来就是要等着粮食价格上涨出售,这次碰上北地大战,粮食价格定然飙升,赚一笔钱财确实是我的追求。

不过我若只是为了赚一些钱财,自然可以等着北地的商人来收粮食就行了,不需要自己为了多赚一点儿而冒着风险费时费力的带着粮食北上。

我这次带着粮食北上,赚钱是一定的,同时我也想用我手里的粮食能够帮助到一些百姓,一些士兵、一些将军。

袁朝眼睛向北方看去,仿佛在看着北方的战乱场景。

    那庄主此次计划打算驻足何处开展实施。

周苇航完全明白了庄主的计划,也为刚才自己小看了庄主而感到不好意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