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弟是妖界扛把子:第439章 清风薄暮 浮生忘忧(完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麋鹿妖一族的鹿角,一般不会轻易给别人碰。

    因为那是他们强大的象征,是尊贵的标志,也是最敏感的地方。

    要想让他们低头主动送上鹿角,除了臣服,那便是在

    周六晚在微博放链接,茶一凉cy

    怎么说呢,这本书写了很长时间,拖了很久。写的时候偶尔会觉得很累,灵感耗尽的时候特别抓狂,但真到了完结的时候,反而思绪万千不舍得吧。

    好像醉无休和纪长愿还有很长的故事要讲,他们在人间游历都去了什么地方,遇到了哪些人,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他们过得有多幸福,长愿还有没有到处闯祸

    但仔细一想,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了,游山玩水,自得其乐,他们都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至于沈忘珏和薄生,我开始其实比较看好薄沈的,谁知薄生不争气,让大师兄上了位

    这本书里死去的配角大概只有惭颜、落云天、任溪风和雪落痕这么一看还全是珩无宗的人,其中我最心疼的还是惭颜,惭颜活得太过刚硬了,他天生优越而自傲,才及时没有发现落云天对他由来许久的积怨。但或许他又是知道的,一个是小师妹,一个是最宠爱的师弟,也许连他也没办法从中寻找平衡吧

    薄生还没有成为北城妖王的时候,尚有不少大胆些的女子向他表白心意,后来他当上妖王了,女子们渐渐不敢靠近他了,那些个不要命的往往是想爬他床的男人。

    但是薄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听到一个人情深缱绻的剖白时,后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连指尖都在微微发颤。

    说不上有多高兴,浑身的血液却不自觉沸腾起来,整颗心仿佛更加活跃起来,连眼前的色彩都变得生动起来。

    薄生揪着自己的衣角,狠狠咬了咬自己的下唇,从齿缝中嘁了一声。

    沈忘珏勾了勾唇,按在薄生后脑勺上的手动了动,手指轻轻插进他的发丝间,柔声道你与我既已结侣,那我们这一生便要相伴到老了,就算阿生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

    随你便薄生冷哼一声,好像一点也不在意,耳尖却已经红透了。

    那阿生,可以给我摸摸你的鹿角吗

    沈忘珏这话一出,薄生立马涨红了脸一把推开他,涨红着一张脸龇牙咧嘴道别想摸我鹿角

    他的模样实在可爱至极,沈忘珏还想再逗逗他,这时却见一本书从他衣服里落了出来。

    这是什么书沈忘珏眼疾手快伸手接住了那本书,握着书脊问道。

    薄生还在想着鹿角的事,没理会沈忘珏,转身气呼呼地走到桌边坐下,挥手点亮了桌上的水晶灯。

    沈忘珏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就着灯光翻开了那本云中录。

    第一页中两名男子尚且正常,只是一人在教另一人写字,从第二页开始渐渐变了味道。

    那模样俊秀些的男子躺倒在桌案上,在宣纸上四散的长发如同一幅妖异的水墨画,而另一神色凌厉的男子则覆而其上

    沈忘珏的喉结滚了滚,呼吸渐渐急促,他放下画册,一手托着腮,兴味地看向薄生,阿生喜欢这样

    薄生觉得沈忘珏眼里的调笑意味来得莫名其妙,瞪了他一眼,抢过那本画册过来看。

    这一看,薄生彻底傻眼了,倏地合上书站了起来。

    我不是,我没有,绝对是误会薄生捏着书,眼中羞恼交加,该死,看我不收拾他

    沈忘珏却突然闪身过来,握着他的腰一提,让他坐在了桌面上,自己则是双手撑着桌沿,逼视着他因为羞怒而闪着火光的双眸,低声道要画中那样的姿势,或是给我摸摸鹿角,选一个。

    薄生避开了沈忘珏灼热的视线,咬牙切齿道你果然,心机好深一人

    那阿生选哪个沈忘珏俯身吻了吻他的眼睑,温声道。

    我选择送你见阎王薄生恼羞成怒直接动起手来,一拳揍了过去。

    一个是仙门宗主,一个是北城妖王,打起来谁也压制不了谁。但沈忘珏怕伤到薄生,而且还得帮他护着点屋子里摆放的东西,所以最终被按倒在地上的人,是沈忘珏。

    沈忘珏眉眼含笑地看着单臂压在他脖子上的薄生,哑声道阿生,我想要你的一生,可以吗

    薄生微楞,压在他脖子上的手臂又用了用力,皱着他那英挺的剑眉,没好气道我说我不同意,你会善罢甘休吗

    不会。沈忘珏毫不犹豫地回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