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飒飒兮有伞:第八章 铃铛(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伞儿姑娘是什么意思?

    是她的铃铛。

    诸葛静看向铃铛,与先前似乎没什么不同,依旧黄澄澄的不像金子。

    黑伞道:她体内所有的魂魄都在向铃铛靠拢,有一株尤其活跃。但是也只能这样了,无济于事,很难分开。

    也就是说,她还是醒不过来?诸葛静没听明白,他只关心最重要的信息。

    这可如何是好。

    即便祭祀与司命分道扬镳,但在他们的法器上却保留了对方的特质。就像这铃铛可以分辨主人的灵魂,就像自己的伞可以让人肉身不腐。

    两者本该同一。

    韩错的笑容让桑梓想起奈何渡岸边盛放的曼陀罗。

    她双肩不受抑制的颤抖,几乎下意识想要求饶,但没有得到开口的机会。那把伞上泼泄下来的黑色气流从她的七窍疯狂灌入,就像是洪水猛兽找到了决堤的端口,混乱无序且野蛮的打碎了自己的意识。

    人的意识就像是一张排列好的棋盘,魂魄就是棋子,每颗棋子都在按照既定的轨道行进。但这些外来的棋子突兀的扰乱了棋局,若只有一个,它仍然可以通过秩序排除障碍,但是有八个,与她而言,相当于一支军队。韩错道,那结果必然就是她再也无法凝聚本体,毫无意识的躺在这里。

    什么办法都没有了吗?

    没有了。祭祀本就不注重炼魂,魂魄与常人一般脆弱。

    有些可怜。黑伞幽幽道。

    等会儿,刚刚发生了什么?诸葛静面带惊恐,你怎么就把她给弄死了,我怎么办?

    她肉身完好,魂魄俱在,不能说她死了。

    那她还能说话走路么?

    那还能算活着?

    你有意见?

    完全没有。诸葛静闭嘴,但又心有不甘,她死了,那谁给我续命啊?

    找她师门。手法如出一辙。

    你把他家得意门生弄成这样,人家会帮这个忙?

    不会。我还得躲得远远的,省的被寻仇。

    先生为何不自己去找那个尸王。黑伞道,我觉得先生妙手神算,定能时来运转逢凶化吉。

    伞儿姑娘,你不要用这么可爱的声音说那么恐怖的故事。

    诸葛静抓了抓脑袋,且不说被这不着调的韩错气的跳脚,这个莫名其妙对自己深仇大恨的女子也不能就这样丢在这里。

    他掏出袖内口袋,从底部拉出了一张画满了红色文字的符咒,然后啪的贴在了桑梓的额头。

    咦?这不是你镇宅的符咒?黑伞认出了那些字样。

    这是何意?

    这符咒可以镇魂。诸葛静解释,我用碧水河水调的颜料,又掺入了你们的法力,画符用的纸张则是黄桃木浆,这些东西糅在一起,总有一点用处。

    韩错的脸色变了一变。

    真的吗?黑伞奇道。

    他是金口玉言。韩错面色不善,他天赋异禀,笃定的事情总会成真。

    诸葛静咧嘴一笑:我不确定的事情多半也成真。讲道理,我觉得这是因为我直觉准,跟什么金口玉言没关系。

    似乎没什么反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