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飒飒兮有伞:第七章 重光微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果轮回,业报罢了。

    就连他也无法确定,大荒的未来会走向何方,诸葛静不能断论,云外的人也不能。他们能算出的也只是,沉滞数百年的齿轮又在缓缓推动,如同既定的到来,将和平与安逸打碎才能重塑一个更令人珍惜的将来。

    镜鸟的往来越发频繁,北境的雪山居然开始融化,生存在贫瘠和不甘的北境人民从未忘记耻辱和仇恨,随天灾一起到来的是天堑的逐渐粉碎,这是远处高堂之上的安逸之人无法料到,也无法理解的铁血盛宴。

    而对比之下的是懵然无懂的楚侯世子,惊才绝世,他们却只愿意他做一只笼中鸟,永远不要妄想飞出那一圈小小的领地。即使咽下所有背叛和指责,也不想打破这一刻虚伪的安宁。但凤凰终会振翅高飞,又有多少囚笼囚的住与天龙齐名的神鸟呢。

    楚九一向南方眺望。

    他的家在大荒的最南边,再往南去是一望无际的浩瀚汪洋。

    楚军日夜操练,从未懈怠,已然百年。从来没有人提出问题,为什么要一刻不能松懈,为什么要对着什么都没有的大海镇守,他们在防备谁,到底是可能远渡重洋的敌人,还是北面的君王?

    或许两者都不是,或者两者都是。

    或许还有更多的原因。

    他抓住自己的右臂,他能够感觉到,有什么,在逐渐觉醒。

    他终于明白一直以来的违和感在哪里。

    剑名朱雀,但对应的剑法却从来只是如星河银光,一点也不相称。

    他匆匆捡起剑插回剑鞘,那股不断蔓延的灼热感也在慢慢逝去。

    韩错叹气,满脸疑惑的少年迟早会意识到自己所背负的血脉和责任。他扬起黑伞,狂风大作,沙雾漫野,让人不由的掩面,风歇之际,三人都不见了踪迹。

    伞上长出了三朵花苞。

    哈哈哈,九个姑奶奶,你父亲真是有意思。

    他的名字是讲不厌的笑话,楚九一看着笑得眼泪都出来的和尚,心里头的阴霾似乎也散了些。

    他的剑法是父亲教的,只允许学习剑虚式,不允许学习其他的招式。枪,刀,棍都不行,只能拿剑,只能拿朱雀剑,因为朱雀是号令之剑。

    他有三个师父,皆为女子。不教剑法,只是督促他练习,或者传授身法锻体的知识。一度以为她们都是父亲的红颜知己,只是碍于母亲的面子才只是让她们以师父的名义留在府中。

    但后来想想并非如此,因为相比于父亲,她们与母亲更为亲昵,也更恭敬,有如母亲的姊妹同胞,事事护着她。而对自己的剑术也是严苛管教,半丝不得懈怠。

    至于对母亲,他向来有些害怕。

    不清楚害怕的缘由,也许是因为母亲很少对他笑,也很少过问自己的事。

    母亲的双瞳是澄澈的金色,每每看到那双眼睛,他总觉得从内到外自己都被看透了,但眼里又没有半点或慈祥或关爱的神情,仿佛在说你是不该出生的一样。

    那样不带感情的眼神让他感到恐惧。

    好在他还有两个姐姐。

    姐姐们总是护犊子式的把他护在后面,不让师父找来,冲父亲做鬼脸,甚至有意无意的挡住母亲的目光。

    大姐喜动,二姐喜静,在她们的庇护下他从来没有受到一点委屈。

    这个家很奇怪。

    但他刻意忽略了奇怪之处。

    像有一团巨大的秘密,而他的存在会随时戳破那个秘密一样。

    逃出来的时候是二姐亲自给他打开的大门,一字一句的嘱咐,带上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家里有我们。

    他走了很远,然后还是忍不住回头。

    似乎看不清,但二姐分明又说了一句话。

    不要再回来了。

    楚九一从梦中惊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