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飒飒兮有伞:第十五章 往事(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挥挥手,再见了。

    两人就着楼里的桌子坐下,桑梓依偎在师父身旁,一双眼睛瞪着女子满载恨意。

    小小年纪勿动杀心。女子瞥了她一眼,继而对着倒酒的白冥道,有茶吗?

    茶?白冥未曾料到这一问。

    没有就算了。

    仙子如何称呼?

    我不是仙子,这名头真大。女子摇摇头,她没得喝只能百无聊赖的转着手里的空杯,我的名字不想告诉你,我们也不会再见,所以不用称呼不称呼了。

    把归墟给我吧。女子后又低声补了一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我若说不给呢?

    那我就只能抢了。女子拦住了他接下来想说的话,而且,你抢不过我。

    仙子功力深厚,我自知比不过。他摸了摸焦躁不安的桑梓,心绪倒也平静,我改名为白冥道人,又带着桑梓修习祭祀术法,却始终对那云外靠而不得,甚至于道法也无甚成就。

    道不道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女子嘀咕。

    这些年守在剑楼唯一恳求之事,就是再次与仙子相见。今日果然得偿所愿。

    女子渐渐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依仙子方才所说,今次应是最后一次会面。

    现在已近黄昏,群青岭也该蠢蠢欲动。

    女子拧眉,朝剑楼外虚虚望了一眼。再看回来的时候,眼里带着极大的愤怒:伏尸四起,你是想天下大乱吗!

    我再怎么追逐长生,依旧只剩下四十年,十年后就会功力尽失,二十年后走火入魔。他竟然忍不住笑了,仙子,我可还有路走?

    那只是戏言,吓小孩用的,你也信!

    哈哈他大笑。

    若能拉仙子陪葬,也是不枉。他抓紧了桑梓的手,眼神灼灼,但我自知做不到,所以,为了这天下,为了这孩子,你会如何?

    天下,呸,你不配!

    女子真的动了怒,她没算到昔日的偏执少年会疯狂至此,她拂袖而去,却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又惊又怕躲在白冥身边的小女孩。

    女子不再叹息,唤剑而去。

    白冥拉着桑梓,就在剑楼之端遥遥的看着。

    朗朗乾坤,余辉仍在。但从仙人崖远去的众多山峰都在发生着变化,先是一个黑点,然后接连成线,画线成片,无穷无尽的伏尸从泥土中钻出,歪歪倒倒的开始前行。他们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只是重复着生死之间的无序记忆。

    尸王没有给出具体的指令,只是让他们站起来,宛如朝死水扔下一粒石子,好奇会引出多大的波澜。

    不知道这么多年他到底在群青岭藏了多少尸体,又也许从很多年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在谋划着如今的局面。

    会行走的尸体,没有切实的威胁性,但谁也不知道他们下一步会做什么。也许是原地躺下,也许是漫走,也许是归家,也许是执起武器。

    但一旦他们走出群青岭,就谁也无法收场了。

    女子手持归墟,凌空而立。

    她望着脚下的饿殍遍野,宛如人间炼狱。

    她是人间客,也是此间人。云外自诩方外,却也躲不过尘世喧嚣,她摇头,他们都是人,都置身此间,没有人能避开,没有人能跳脱。

    她挥剑,剑是名剑,取自天山寒铁,动辄冰封万里,霜雪千年。人是凡人,行路天地间,抬手雷霆万钧,气吞山河。

    她一剑落下,风歇,雨止,草木皆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