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魂男身:妖孽太子强逆天:拂袖而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君繁离开御书房后,就暗暗联系乾坤界的白泽。

    鬼王的修为减弱了,白泽大人可知道原因?

    你确定鬼王的修为减弱了?不是他故意隐藏?白泽的声音传出。

    已经透露过的实力,再突然想起隐藏,鬼王有这么白痴?君繁沉着脸的向东宫走。

    看来是真的减弱了,可我的天眼并没有发现鬼王最近有什么异动。白泽道。

    君繁凝眉,鬼王实力突然减弱,若不是受了极重的伤,就是他自己做了什么极损修为的事。

    若是受伤,白泽不可能会不知道,定是鬼王自己暗暗做了什么事损耗了修为,而能让鬼王如此牺牲的,只有一个人,白子薇。

    想到此,就是君繁也不得不承认,鬼王虽是个醋坛子,但对白子薇却是真的好,但愿她刚才的拂袖而去,能让鬼王把她从情敌名单里划掉,否则一直被这个醋坛子盯着,她怕是难安生了。

    众人只觉结界刚升起,他们才眼花了片刻,结界就又突然消失,一黑一白两个人影从结界中飞出。

    君繁退了三步,鬼王退了五步,胜败已见分晓!

    御书房里的其他四人皆神色不一。

    东麒帝是又惊又喜,古黎琳是理所当然,陆瑶月是满眼痴慕,对君繁势在必得。

    只有白子薇,眼底复杂至极,隐含愁色。

    君繁的实力明显比鬼王高出一筹,当初却因为救她,被鬼王重伤。可是,君繁极力相护的却是原主白子薇,若是君繁发现她并不是真正的白子薇,若是君繁发现她对真正的白子薇出手,若是真正的白子薇再次出现

    白子薇心里极乱,思绪纷杂。

    鬼王后退五步,看着对面神色自若的君繁,冷笑:几日不见,太子的修为精进了不少。

    孤倒是觉得是鬼王的修为退步了。君繁眯眼,眼眸深深的看着鬼王。

    鬼王阴笑一声,忽的手掌一吸,将白子薇吸到手里,揽住:这个女人,本王已经看过身子了,太子之前该不会想选她吧?

    白子薇脸一黑,正要怒斥,却发现自己嘴巴还被封着,根本说不了话,人又被鬼王死死轧着,只能拿眼狠狠瞪着鬼王。

    君繁紧抿着唇,挥手解了白子薇嘴上的禁锢,问:薇儿,他欺负你?

    白子薇想点头,可她猛地想到原主白子薇,点头就变成了摇头:没有,他一直在指导我修炼,对我很关照。

    她必须否认,否则她极有可能被君繁重新纳入身边保护,她现在不能太靠近君繁,不能让君繁发现原主白子薇的存在。

    白子薇此话一出,别说傻眼的东麒帝、陆瑶月、古黎琳三人,就是鬼王都有些惊讶。

    君繁眼底有暗光极快闪过。

    薇儿,你说他指导你修炼?君繁问。

    白子薇点头,道:君繁,你知道我不懂修炼,我的修为能增长如此快,确实多亏了鬼王指导。

    看来是孤疏忽了,鬼王确实做的比孤好。君繁看着依偎在一起的鬼王和白子薇,袖袍一挥,走了。

    白子薇身形一颤,君繁居然在她面前称孤。

    君繁和鬼王不和,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可她现在却站在鬼王这边,难怪君繁会生气。可是,她必须这么做,她绝对不能让君繁发现原主白子薇,否则她就真的完了。

    君繁走后,鬼王也松开了轧住白子薇腰的手,难得赞赏开口:野猫,做的不错。

    白子薇一怒,一把推开鬼王,转身就跑出御书房。

    鬼王冷笑一声,也大步出了御书房。

    陆瑶月、古黎琳还在懵圈中,两人对视一眼又猛地撇开,怀着各自心思向东麒帝告辞。

    等所有人都走了,东麒帝低头看着御案上已经铺开的空白圣旨,脑中忽的想起君繁进屋时的那句太子妃已经选定,眼睛顿时大亮。

    他相信臭子在那样情况下说的,绝对不是一句戏言,而是真的选好了,而且一定不是白子薇,因为臭子曾经给他明言坦白过,他不会娶白子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