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实验中学:第一章 等待消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桌上有一道好喝的汤叫乌鱼蛋蛋汤。

    中考完的黎笠无所事事,之前想做的事情真到了眼前好像也并不能提起兴趣,不知道为什么,黎笠总会在炎炎夏日的午后感受到某种孤独感,从小时候起便是如此。

    黎笠塞上耳机,翻起手边的书,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进去的事情,音乐声响起,黎笠的思绪却没在书上。

    他眼前是2000年10月底的某天晚上,放学回家的路途中,黎笠和河明并排停在立交桥前等红灯,两人聊着最近又有谁出了新专辑,好像这一年好听的新歌特别多,新歌手也多。

绿灯亮起,两人骑车来到桥下时,桥底昏黄的灯光照着河明兴奋的脸,一阵冷风吹过,两人都缩了缩脖子,河明吸一口气,声音有些颤抖,听说过周杰伦吗?黎笠摇头,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很厉害,他马上要出专辑了,看着吧。

河明话里透着骄傲,当时他还喜欢一支叫花儿的乐队。

    场景来到网吧,洛岩的qq名字一直叫盛夏的果实,是莫文蔚一首歌的名字,本来挺有意境,然而洛岩却经常被大家调侃为剩下的果实。

黎笠也觉得歌好听,还特意去买了一盘莫文蔚的精选集磁带,里面另有几首歌他也很喜欢。

    教室里,时勒和浩磊在讨论两人小学时都喜欢无印良品前不久解散了。

    七中操场上,刚考完语文,黎笠和轶朝,河明在聊着各自的作文都写了什么主题,轮到黎笠,我借《杯中窥人》里的意象,发散了一下。

轶朝和河明同时点头,噢,韩寒啊。

黎笠把韩寒到目前为止出版的几本书全都买来读完了,第一本《三重门》是父亲买给他的。

此后不久韩寒就作为反面教材被主流声音给禁了,有些家长和老师不让学生们读韩寒,还好老卢不在其中。

    黎笠找琦译借来一张michael leas to rock早期的专辑,琦译最近在听一支叫达达的乐队。

    浩磊现在喜欢周杰伦,当时《双截棍》火遍了大街小巷,浩磊模仿唱的很像。

黎笠爱听《简单爱》,他很喜欢这首歌的前奏,尤其是鼓的部分,电视里的点歌台经常播它的mv,黎笠无论何时一听到旋律满脑子都是男生骑车载着女孩的画面。

    黎笠有了自己的电脑后,时常边听《星晴》边打星际,对外声称水平还可以。

有一次和轶朝,拉日在网吧玩,正碰上东南和他两个同学进来,正好双方3v3,结果黎笠的人族被东南虫族的刺蛇海战术打了个落花流水,从此落入被拉日嘲笑的境地。

    啪的一响,黎笠手中的书滑落在地,发呆过去了好久,黎笠意识到书刊音乐这些物件早已超越物品本身的属性,变成了黎笠生活里的寄托和内心中的承载,甚至是和他人的关联。

    录取结果出来大约需要一个月的时间,黎笠在无所事事了半个月后准备前往北京,和奶奶一起,去刚刚搬新房的姑姑家。

    开往北京的火车早上7点10分出发,距离黎笠上一次去北京已经过去10多年时间,当时他还没上小学,那也是他第一次去北京,由于年纪小,很多事情已经不记得。

这次去北京,一方面是旅游,更重要的是黎笠即将拥有自己的第一台cd机,他怀揣着2500元钱,要去北京买台cd机。

    十多个小时的火车,祖孙俩买了卧铺,车箱里乘客很少,黎笠喜欢坐在窗边看外面移动的风景,尽管画面内容可能在很长时间内都大同小异,但黎笠看不腻,他可以一直看上几个小时。

当天空从蒙蒙亮变成朦朦亮时,列车驶入了北京北站的站台,黎笠和奶奶早早收拾好行李,第一个站在了车门前。

门打开,一股湿润透着闷的空气扑面而来,月台上站着烫了时髦爆炸头的姑姑。

就知道你奶奶肯定第一个下车。

姑姑笑意盈盈的对黎笠说。

    黎笠的北京之行就此开启,接下来的几天他去了很多地方。

动物园包含海洋馆的套票要100块,这还是学生票的价格,在黎笠看来简直是天价。

所以他一进园就找了张导览图,想着要全部转个遍才能值回票价,在海洋馆他第一次见到了发光的海星和海豚表演。

    军事博物馆是和堂弟一起去的,满世界的军械装备让喜欢兵器的黎笠兴奋不已,这也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见识到结结实实的长枪大炮坦克飞机。

手里的相机闪个不停,一整卷胶卷很快就用完了,不过里面没一张是拍人的。

文章中着重描述过的排云殿和佛香阁,登上去后被告知要额外交钱才能参观,他只好作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