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价值五百万:8 从小奶狗到大恶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浓密的眉睫,挺拔的鼻梁,温柔上扬的唇角。

睡梦中的江逸言,仿佛还是那个安静可爱的男朋友。

    唐眷抬起手,轻轻摸了一下他的侧脸,他倏然睁开眼睛,瞳仁如夜空般干净无垢,倒映着唐眷的影子。

    但下一个瞬间,便有滚滚阴云遮盖了夜空。

    小奶狗消失了,大恶狼回来了。

    他拂开唐眷的手,下床穿衣服。

    唐眷以手枕头,贱贱地说:江大少爷,你的药过期了吧?我怎么没死成呢?    江逸言轻笑道:急什么,本少爷还没把你玩够呢。

等本少爷尽兴了,你有的是时间去死。

    哦。

唐眷拉长了语调,江大少爷打算怎么和我玩呢?。

    为了接触到太平花,她甚至试过购买毒品,但终因这个办法又费钱、风险又大、成功率又低,被她放弃了。

    在唐眷最没头绪,最束手无策,最空虚茫然的时候,一个小混混在街上抢了她的包。

    这就叫屋漏偏逢连夜雨。

    唐眷突然就开挂了,穿着高跟鞋超短裙一路狂追。

世界上的正义已经那么少了,她要拼尽全力捍卫每一个点滴。

    这么一捍卫,就捍卫出一个小奶狗男朋友。

    单纯、温柔、听话、贴心,是那时的江逸言在唐眷面前的样子。

他话不多,很安静。

两人在一起时总是唐眷天南海北地侃,他全神贯注地听。

他特别喜欢唐眷给他讲各种法律知识,但他从没问过,她一个陪酒女,这些知识都是从哪来的。

    江逸言从不问唐眷的过去,唐眷也从不关心他的过去。

一个小混混,一个陪酒女,都混得够惨了,没必要再去揭对方的旧疮。

    关键时刻,江逸言倒显得很靠谱。

有时唐眷上班时被客人灌酒,只要给江逸言的电话响两声,他很快就会赶来,也不知是怎么解的围,总能成功把醉醺醺的唐眷救走,还不惹恼客人。

    回到家,唐眷抱着马桶吐,江逸言在一旁递水递毛巾。

终于有一天,他说,你不要陪酒了,我去找工作养活你。

    唐眷鼻头一酸,背过身,平淡地说:你养不活我,我金贵得很。

    她这样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人,和谁在一起,就是害谁。

江逸言再好,她也不能动心动情,逢场作戏然后挥手离去,就是最好的结局。

    所以,当江逸言的父亲提出那个交易时,她便没有什么犹豫了。

    如果江逸言只是个一无所有的小混混,那她还算和他般配。

可惜他是个富家公子,她就真心没必要跟他浪费时间了。

    可惜,唐眷机关算尽,没算准江逸言的真面目。

她到死也不明白,那个小奶狗男朋友,怎么一转脸就变成了一头吃人的大恶狼?    唐眷没算准的,不止这一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