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价值五百万:9 拘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被拘禁了!    一种压抑的恐惧感,立即包裹了她的心脏。

    开门开门开门!她尖叫着去踢门,没有人理会她。

    一个小时后,门开了,一个黑衣看守端进来一盘饭菜。

唐眷推开他,快速往门外冲,刚到门口,就被几个壮硕的男人像捉小鸡一样拎进屋,扔在了沙发上。

    然后,他们关门走人。

走之前,还带走了饭菜。

    之后的半个月,唐眷又硬闯了几次。

每次都失败,而且每次的结果都是,两天没有饭吃。

    这还不是最让她受不了的。

最可怕的是,这里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手机,连一本书都没有,唐眷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对墙发呆,对镜子发呆,对床发呆,对沙发发呆,对马桶发呆。

    半个月以后,江逸言再次来到这里,唐眷已经快疯了。

    他把她推上床,她疯狂地踢咬,却因为刚刚闯关失败,被饿了两天肚子,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最后被他粗暴地欺负了一遍。

    完事后,唐眷扑在被衾里哭,呜呜咽咽地说:我要告你!非法拘禁!还有实施强奸的加重情节!    江逸言悠然自得地系着衬衣扣子,听说,这些天你很不老实。

你要是再闹腾,我就把你脖子上挂个锁链,锁到地下室去,和老鼠睡觉。

你信不信?    唐眷信,当然信。

这个江逸言,江渣男,江恶魔,江妖孽,真的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从这以后,唐眷就乖多了。

    甚至有点自暴自弃了。

    她跟看守说,自己严重失眠,需要**。

看守请示了江逸言之后,每天晚上给她带一粒**。

但是为了防止她存药自杀,看守每次都会看着她把药吃下去。

    后来唐眷又说一粒不够,药量渐渐长到两粒、三粒、四粒    于是她每晚入睡,第二天下午才醒来,晕晕乎乎发一会儿呆,傍晚吃了药,又睡下了。

    只有睡觉,才能填补她禁脔生活的空虚和绝望。

    江逸言系好衬衣扣子,套上外套,说:以后你的工作,就是在这个屋子待着,等我来了,就躺好,明白?    明白了。

唐眷笑嘻嘻地点点头,谢江大少爷不杀之恩,大少爷交代的工作,小奴婢一定认真完成。

    江逸言阴冷地瞥她一眼,摔门出去。

    唐眷这才开始观察自己的处境。

    她身处一个两居室的房间中,装潢精致,生活物品一应俱全,比她原先住的出租屋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她开心了一会儿,才突然发现这座房子的可怕之处。

    她找遍了所有房间,没有发现一扇窗户。

只要关上灯,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她试图去开门,发现门被反锁了。

她从猫眼往外看,只能看到一个长长的走廊里,站着很多黑衣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