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价值五百万:26 非正牌儿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江逸言想了想,叹口气:真拿你没办法,好吧,就依你一回。反正你要是和我爸没谈拢,我就只能豁出命去保护你了呗。

    他这话让唐眷心里挺暖和,她抱住他,柔声说:没有那么严重啦。

    她鲜少主动与他这么亲热,他心里也一暖,揽住她的腰肢,也不管旁边立着多少个电灯泡,深深吻住了她。

    大冬天里的这一幕火热场景,江豪在不远处的楼上,都看到了。

    两人腻味完,唐眷准备跟着保镖前往明香楼,江逸言突然对阿葱说:阿葱,你跟着嫂子去,一旦有什么情况,立即通知我。

    唐眷皱了一下眉,最终没有反对。如果她连阿葱都不让跟着,江逸言怕是真的会起疑心了。

    江逸言焦躁地等了一个小时,唐眷终于回来了,神态轻松,毫发无损。

    怎么样?江逸言问。

    唐眷向他摆出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大获全胜,你爸爸接受我这个非正牌儿媳妇啦。

    真的?江逸言喜出望外,宝贝儿,你太厉害了,怎么做到的?

    轿车似乎是行驶在某条山间小路上,有点颠簸。

    唐眷眼睛被黑布条蒙着,气呼呼地坐在后排。

    江逸言同意带她去见他爸爸,但是在去的路上,她的眼睛被蒙了起来。江逸言说这是规矩,外人去他家,都得蒙眼。

    唐眷气愤:‘外人’?江逸言,等会儿我保准让你爸把我当亲人。

    江逸言笑着刮她鼻头,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车速渐渐慢下来,唐眷听到沉重铁门开启的声音,心里明白,这应该是进入那个神秘组织的核心区域了。

    她有点紧张,那些人会不会认出她就是当年被他们追杀的顾眷?

    应该不会。过去这么久了,他们早就把她忘了。顾眷只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一只脆弱无害的小蚂蚁,没有人会在意她。她已经被这个世界忘记。

    也可悲,也幸运。

    进入铁门以后,车又行驶了几分钟,最终停下来。

    江逸言取掉唐眷眼睛上的黑布,说:委屈你了,到了。

    唐眷跟着江逸言下了车,她环顾四周,发现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庄园,到处有黑衣保镖来回走动。

    她说:江逸言,你家是不是挣的钱太多,怕被强盗惦记,所以那么重视安保工作?

    江逸言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也许是吧。

    这时,一个男子走过来,对江逸言说:少爷,老板在明香楼。

    唐眷说:江逸言,我想自己去见你爸爸。

    江逸言:什么?你不要命了?

    唐眷大无畏地拍拍他的肩:放一百个心啦,我有小宝宝做护身符呢,还是那句话,你爸爸看在亲孙女的份上,还能把我怎么样?我单独去见他,有些话比较好说,如果你在场,你爸爸拉不下脸来,反倒容易搞僵呢。

    江逸言狐疑地看着唐眷,真的?

    就依我一回,好不好好不好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