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价值五百万:10 重大发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怀孕。

    江逸言来得不多,基本每个月一两次,而且是固定月初那几天。

来了以后就进卧室干正事,完事以后有时会睡一觉再走。

唐眷一直被**弄得晕晕沉沉,也不再反抗,也不说话,也不哭,每次就像个布娃娃一样,沉默地任他摆布。

    有一次,江逸言和她做完以后,拍拍她的脸,说道:我让他们把**给你停了,再这么吃下去,都吃傻了。

我还是喜欢活泼机灵的眷眷。

    说完,他起身去洗澡。

    唐眷瘫软在床上,目光无意识地跟随着他。

突然,她像被针狠狠刺了一下,猛地蹙紧了眉头。

    她看到江逸言左侧后腰的位置,纹了一朵黑色的花。

    江逸言正在冲热水,忽然感觉自己的后背贴上了一具柔软腻滑的躯体。

唐眷从他背后贴着他,小手打上沐浴液,在他身上顽皮游走,拈起一串串火花。

    江逸言战栗了一下,将唐眷扯到身前,让她面朝墙。

他从她背后深深进入,将她贯穿。

    唐眷有气无力地哼哼着,心里却是惊涛骇浪。

    刚才借着卫生间明亮的灯光,她近距离看清楚了,江逸言后腰的那个纹身,是一朵黑色的罂粟花。

    太平花的成员,身上都纹有一朵黑色罂粟花。

在夜场的时候,唐眷寻寻觅觅,却从没找到过有黑色罂粟花纹身的人。

    万万没想到,她苦苦寻找的线索,居然就近在眼前。

之前两人的恋爱谈得太纯洁,她没机会看到江逸言的身体。

后来有了肌肤之亲,却因为心理排斥,她从没认真注意过他的身体。

    可以确定的是,江逸言就是太平花的成员。

    这天晚上,江逸言留下来睡了。

唐眷却是彻夜未眠,杀害她父母的仇人就在枕边,她真想一刀砍下他的脑袋,慰她这几年的恨与泪。

    但是她不能。

她的目标,是摧毁整个太平花,她要让这个组织里的每个人,都为她的父母陪葬。

    这次江逸言走后,唐眷再没有整日靠吃**虚度光阴。

她开始认真思索,怎么借助江逸言这把钥匙,打开太平花那把锁。

    可是,该怎么突破呢?    她连自由都没有,出不去,跟外界取得不了任何联系。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只知道自己可能已经被带回b市。

    江逸言对她很防备,连接打电话都避开她。

他只把她当作一个发泄**的工具,她不可能从他那里得到任何信息,也没法对他产生任何影响。

    必须,尽快赶紧立即,打破现在这种局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