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价值五百万:12 你去找哪个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唐眷懒洋洋地哼唧:我忘了

    忘了?江逸言嗤笑,说,是不是想我了,刚才那么热情,把我都震惊了。

    唐眷不语,环抱着他温暖的背,作娇羞状。

    江逸言很满意,他终于有了一种将她征服的快感。这个可恶的女人,两人以前恋爱时,她就对他心不在焉、口是心非,还经常莫名其妙自带忧郁气质,他总也看不透她在动什么脑筋。

    不过也正因如此,他才对她那么痴迷。

    他的长臂拢住她玲珑的身体,唇在她的脖颈间游走,湿润温暖的气息挠着她的皮肤。现在好了,她完全成了他的禁脔,为他而活,为他而死。

    手机铃声大作,打扰了江逸言的兴致。

    他只好起身,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对唐眷说:你出去。

    他就是这么防备唐眷,接打电话也不让她听。

    但这不影响唐眷的好心情。她的目的已经达成了,江逸言已经乖乖交出了他的种子。她爬起来,麻利儿出了卧室,还贴心地把门带上了。

    然后,她紧贴着门缝,偷听里面的声音。

    江逸言的声音压得很低,根本听不清。唐眷就更加确信,电话里肯定在说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肯定和太平花有关。

    于是她就更卖力地偷听,紧紧贴着门缝,身体都快黏上去了。

    开个价吧不行我们有货最近查得严江逸言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

    靠,果然是在谈毒品交易!唐眷听得咬牙切齿。

    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门突然开了!

    聚精会神贴门窃听的唐眷失去支撑,一下子向前栽去,撞在了江逸言身上。

    江逸言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扶着门把手,惊讶地望着唐眷:你在干什么?

    唐眷:嗯?啊?我

    你偷听我打电话?江逸言眼镜一眯。

    既然都被抓了现行,索性承认吧。唐眷挺一挺胸脯,理直气壮地责问:你,这么晚,在给哪个女人打电话?

    江逸言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唐眷,你有毛病啊?

    说完把她推开,自己迅速套上衣服走了出去。

    唐眷追到客厅里:江逸言,你去找哪个女人?

    江逸言步子一顿,回过头,冷冷一笑:你这醋吃得有点假。

    然后他就开门离去。可能是太急了,门还没关好,他就吩咐手下:去把车开来,有批货要紧急出。

    这句话,唐眷听了个一清二楚。她真想立刻打电话报警:歪,妖妖灵吗?有个大毒枭预备作案

    看到他,她第一次这么开心兴奋,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江逸言能感受到她的热情,加上酒精的刺激,他也更加兴奋起来。

    两人头一回这么**,激情燃烧。

    一阵猛烈冲刺之后,他在她身体里撒下火热,烫得她一阵痉挛。

    他未从她身体里退出来,用结实的胳膊将她圈住,手掌拍拍她的脸,说吧,眷眷有什么重要的事跟我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