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价值五百万:14 真当我是你老公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有好几次,她都想打开车门跳下去,但看到驾驶座的码表已经达到了一百公里的时速,还是放弃了。

    自由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啊。

    江逸言带唐眷来到一家私人医院。

这里环境很优雅,护士很漂亮。

她们见到江逸言,都会礼貌地向他鞠个躬。

    唐眷说:怎么这儿的人都认识你,看来你经常带姑娘来打胎啊。

    江逸言淡淡道:这个医院是我家的产业。

    哦你家真有钱。

    替唐眷做检查的,是个姓兰的年轻女大夫。

她看过以后,笑着说:胚胎着床很好,正在茁壮成长。

    唐眷问: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兰大夫说:我给你开点儿叶酸,记得按时吃。

平时多活动,多晒晒太阳。

    从医院出来以后,唐眷对江逸言说:听到没,大夫说我要多活动,多晒太阳,你不能再把我关在那个没窗户的小房子里了。

    江逸言说:好,我给你换个地方,不过你别动其他心思,否则我还把你关回去。

    唐眷翻他一眼,心里却雀跃不已。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心说,宝贝儿啊,还是你厉害,一下子就为妈妈争取到了合法权益。

    虽然还是没有获得自由,但随着肚里孩子的成长,唐眷有九成把握搞定江逸言。

    自己这么多年的复仇目标也许就要实现了。

唐眷望着天空,笑得有些凄楚。

    新住处,和唐眷想得有点不一样。

    她以为,至少是一个正常小区,有人气儿的那种,坐在屋里能听到邻居进进出出,透过窗户能看到大街上的车水马龙,吃完饭能在林荫小道上散散步。

她唐眷也过一回被包养的小二奶的惬意生活。

    可是,江逸言居然把她弄到了市郊区的山上山上上    一座独门独户的房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鸟拉一泡屎都能听到响    唐眷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屋外的小院子。

    唐眷满地撒泼:江逸言我犯了什么罪,凭什么对我实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侵犯我人权侵犯我人权!    江逸言摸摸她的脑袋,安闲地说:乖哦,再bb就带你回医院打胎去。

    唐眷炸了:姓江的你几个意思?你就这么不想要这孩子?    江逸言两手一摊:对啊,我是看你太可怜,才勉为其难让你把这小东西留下的,你以为我真想当爹啊?以后孕检我也不会陪你去了,真当我是你老公么?    唐眷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脸都青了。

敢情她辛辛苦苦孤注一掷怀上的这个孩子,孩他爹根本不当回事?。

    天,是蓝的。

空气,是新鲜的。

    离开那座没有窗的房子,感觉真特么的好。

    唐眷透过车窗,贪婪地看着街上的景色。

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从铁笼里被放出来的猴子,对这个久违的大自然充满着原始的好奇和冲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