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世界大玩家:40、笔记笔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每一个技能,不论是冷却时间,还是释放的快慢,甚至是最终的效果,都根据自身的情况而定。

    也就是说,游戏系统只负责把真实存在的招式,放到玩家脑子里,让玩家能够最低限度的使用它们。

    但若是想把技能发挥地炉火纯青,仍需要大量的训练和战斗。

    写到这里,方兀甩了甩头,把因疲惫而产生的睡意甩去一些,他看了看自己已经写下的东西,随后又整理了一番思路,继续写道:

    第三点,关于血量与伤害。

    目前而言,能看见血条的人只有玩家自身。

    我、熊山、郝萌三人修为都处于炼气期的不同层次,头顶的血条都是。

    由于测试的样本不足,关于血量难以下定论,只能初步认定,炼气期内,大家一视同仁,都是100上限。

    得找个机会,看能不能扩大测试样本。

    关于技能的伤害。

    经过多次测试可以得到一个结论。

    熊山打我,伤害在和之间波动,出现的概率大于。

    我打熊山,伤害仍旧在和之间波动,出现的概率却大于。

    而我和熊山两人,分别打郝萌的话,我揍她一拳,熊山揍她一拳,郝萌打我俩都是。这个伤害是怎么来的,仍旧需要再思考一下,缺乏样本。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伤害与修为应当是正相关关系。我的修为目前是炼气期七层,熊山是八层,而郝萌是二层。

    第四点,技能的释放会消耗灵气。

    哎,多次释放技能之后,身体会产生一种被掏空的感觉,即便没有大量的运动,或者被熊山揍得爬不起来,这种感觉仍旧还是缠绕在身体上。

    目前的我,还是无法自主调动灵气,也做不到内视之类的操作,只能凭借这种玄之又玄的感觉来进行猜测了。

    写到这里,方兀满意的看了看,洋洋洒洒上千字竟只花掉了他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除去速度快之外,他感觉自己写出来的字,模样也变得好看了很多,不再是最开始那副被狗啃过的样子了。

    哦,对了!他一打响指,右下角的图标上亮起了一个红点,提示他这个功能出现了新的改变。

    他打开,田野里唯一的土地上,孤零零的生长着一株赤心草,现如今方兀的这根独苗,已经成熟了!

    方兀赶忙把成熟的灵草收获掉。

    赤心草被收进了背包,田野里留下了一些杂物,需要清理。

    方兀拿起蓝色的小铲子,将杂物铲掉。

    方兀一愣,三天前种下一颗赤心草的种子,收获五份植株,随后再挖出两颗种子。

    若是这两颗种子种下,能够像这样等比例收获十份植株,继续再挖到四颗种子,这岂不意味着,单单就赤心草而言,已经进入了无限循环?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方兀点了点头,再度拿起笔,把这一神奇的现象记录了下来。

    经历了一整天的练习,把郝萌抱回她的洞府之后,方兀也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他瘫痪在床上,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全身上下没有干净的地方,不是沾染上了泥土,就是出现了一些伤口。

    然而此刻的方兀神采奕奕,脸上挂着莫名的微笑。

    终于让我摸到一些门道了!

    经过了一整天的对战之后,方兀对这个游戏的战斗系统又有了一个深层次的研究,比之昨天从战斗中获得的信息而言,认知程度重新上了一个台阶。

    他把背包打开,把笔记本拿出来,摊开在桌面,然后找了一页空白,继续写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