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姬:番外二 勤学好问的少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韩榉曈看着苏谨晨也不知是呛的还是羞的一张红脸,小身子又往前凑了凑,附在她耳边神神秘秘又满是好奇道,那那他最喜欢亲你哪儿啊?

    不知怎么,眼前忽然就浮现出陈逸斐临走前那晚两人在花园里疯狂迷乱的一幕,他覆在她身上,像是要把她的魂儿都吸出来

    苏谨晨只觉胸前一麻,脸顿时红得像熟透了的果子,小声怒嗔道,你这臭丫头好好的跟谁学这些、这些剩下的话愣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我就是好奇嘛韩榉曈一门心思想着自己的心事,哪留意苏谨晨的异样,只红着脸勾住她的袖口摇晃着撒娇道,哎呀,好姐姐,你就跟我说说嘛少女声音有甜有软,像缠着大人要糖吃的孩子一般,陈大人每次亲你那里你都什么感觉啊我,我也不好意思问别人就只敢跟姐姐说

    苏谨晨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要不是这阵子相处下来早习惯了韩榉曈的口没遮拦,她简直以为这丫头是故意来臊她的!

    还能有什么感觉苏谨晨实在被她缠得受不了,只得硬着头皮支支吾吾道,就是又酥又麻好像躺在云彩上,觉着浑身没劲儿

    嗯嗯嗯,我也是这种感觉!韩榉曈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我还觉着喘不过气,心就跟要跳出来似的!

    苏谨晨奇怪地看了她几眼,喘不过气?心要跳出来?

    嗯!韩榉曈连连点头。

    虽知道完————

    砰——紧闭的房门里再次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远处院子里守着的几个丫头婆子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

    也是,这样歇斯底里的争吵,在啸风苑几乎每隔三五天都要演上一回,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

    屋子里,陈逸鸿冷笑着扫了眼地上摔得粉碎的茶盏,怎么?老二的信前脚刚送回来,你后脚就不安生了?我劝你还是省省吧!你今儿就是把这屋子凿出个洞来,老二娶那贱丫头的事也改不了了!

    你给我住口!廖燕婉气急败坏,随手抓起案上茶盏就朝陈逸鸿砸过去。

    陈逸鸿连忙闪身,可惜动作到底慢了半拍,茶水溅了一身。

    陈逸鸿脸上笑容微微一敛,这就恼羞成怒了?他啧啧摸着下巴,一脸幸灾乐祸道,我倒真是有些纳闷,老二到底有什么地方比我好,让你到了这时候还对他念念不忘?

    你?廖燕婉冷冷嗤笑了一声,因为刚才从祖母那里听说陈逸斐已经娶苏谨晨为妻燃起的熊熊怒火,悉数转嫁到眼前这个让她多看一眼都作呕的男人身上,我呸!你算个什么东西?!就你这种扶不上墙的烂泥,连给二表哥提鞋都不配!你有什么资格跟他比?!

    眼看着陈逸鸿的额头上青筋凸凸跳了两下,廖燕婉心里正觉得一阵痛快,打算继续火上浇油,却见陈逸鸿忽然朝她迈了一步。

    廖燕婉吓了一跳,不觉往后退了退,你你要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陈逸鸿阴沉的脸上泛起一抹残忍的笑意,倒是站住了脚步。你说的对,我确实不算什么。怎比得上表妹你——堂堂一个千金小姐,大家闺秀,最后却败给一个姬馆出来的贱婢他意味深长地咂了咂嘴,我当真是自叹不如啊!

    你你闭嘴!想起当初种种,廖燕婉越发烧红了眼睛,发疯似的尖叫道,当初要不是你这个没脑子的窝囊废,我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二表哥会舍我而去?!你就是个混蛋,人渣!一切都是因为你!你怎么不去死?像你这样没出息的废物,怎么不去死?!

    要死咱们也得死在一处!陈逸鸿终于彻底变了脸,猛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你可别忘了,当初是谁像个娼妇似的缠在老子身上,任老子操的欲xian欲死的!怎么?现在后悔了?老子告诉你,晚了!你他妈最好瞪大眼给老子认清楚了:每晚上骑在你身上把你操得嗷嗷叫的男人到底是谁!以后要是再让老子知道你惦记老二,看老子能不能弄死你!

    说着一把把廖燕婉甩到榻上,欺身压了上去。

    放开我你这个畜生!放开我!廖燕婉吓得脸上血色全无,知道待会少不得又要遭他一番蹂躏,发了疯似的对他又踢又打,趁着陈逸鸿措手不及之际,抓住他的手背狠狠咬了一口,爬起来就要往外跑,却不料被恼羞成怒的陈逸鸿一个大耳刮子扇到地上,妈的给脸不要脸!你还真以为仗着母亲给你撑腰,老子不敢办你了是不是!今天老子就让你长长记性!

    陈逸鸿这一巴掌下去半点也没留情,廖燕婉一侧脸颊顿时火烧火燎地肿了起来。

    想她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种欺侮?当即痛恨交加,想也不想,从头上拔下根簪子对着陈逸鸿就是一顿乱戳。

    不活了!我不活了!我要杀了你!我要跟你同归于尽!廖燕婉尖叫着扑上去跟陈逸鸿厮打成一团。

    啊——屋子里发出杀猪似的嚎叫,守院的丫头婆子们再也顾不得主子先前不许靠近的命令,呼啦啦一群人大惊失色地跑了进去

    德正苑里,几位夫人正在听老夫人训话。

    一个两个,没个能叫人省心的!老夫人说着,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小丫头见状忙上前给她抚背,二夫人则恭恭敬敬地端起茶盏,低眉顺目道,母亲请息怒。这次的事是斐哥儿那孩子太糊涂了,等他回来,我一定让他给您老人家好好赔罪!

    糊涂?老夫人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地摆摆手,他是个什么样的性子,我这当祖母的会不知道?想了想,又问,你可按我说的给他回信了?

    老夫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此事且先缓一缓,你也莫把话说死了他们远在江南,咱们到底鞭长莫及,就是真要——

    老夫人话还没有说完,忽然从外头急匆匆走进来一个丫头,老夫人,不好了!三少夫人三少夫人出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