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我爸叫做大蛇丸:52.睡觉之前要藏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人对不起白满脸泪水,哭得不像样子。但是这种表情让我不禁将巴掌甩到他那雪白的脸上,啪的一声白被我甩出了老远:我tmd不是听你说这种废话!!!仅仅是这一下,就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我瘫软的靠在了结界上,上面顿时就浮现出了一行行深紫色的咒文。远处的君快步走了过来将我扶起让我靠在他的怀里,轻声问道:还能动吗?我费力的喘着气。刚才那一声吼的嗓子疼得厉害,脑子也在嗡嗡作响,再加上白那一刀直接从后颈刺穿了我的喉咙,就算我恢复能力再快也达不到瞬间就治好的效果。白费力的爬起,还没等站起来就被明川狠狠地摁在了地上:你背叛了大人吗!!明川恶狠狠的低吼道。白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呆呆的望着我,嘴角不住的颤抖好像还在重复着什么。

    如果当时我能够再细心一些就不会出现那样的惨剧了吧

    藤本也没心思在嚼他口中的口香糖了,吹了个泡泡:说吧,怎么才能出去?藤本俯下身蔑视的盯着匍匐在地上的白。白一直望着我,听到这句话时他微微愣了一下,但随后有很快的恢复了正常。他从明川的身下开始挣扎着要起来,但是明川却更加用力的按住了他:老实点!!我拽了拽君的衣角,君看着我立即会意转头看向明川:放开他吧,大人的意思。明川看向君,又看向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放开了白。

    白看向我的方向,费力地爬到了我的面前抬起头。上面布满了鼻水和眼泪,被我扇到的地方也肿得老高。但是就是这样一张诡异的脸冲你笑着,温和的说道:想出去吗?

    但是现在的我就连睁着眼睛都是感觉到是在燃烧着生命。但是不知道白是怎样看出来的,对我笑着说他知道了。然后

    拿起掉落在我旁边的匕首

    没错,是自杀了。

    只是简简单单的划过了脖颈,然后倒下了而已。我不自觉的眨了几下眼睛,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溅到了眼睛中,粘粘的。眼前的视线顿时有些微微的变红了。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我的身体突然间也迅速的下滑。一丝丝白色的东西从我的眼前闪过,看去

    然后明川和藤本也不知道为什么倒下了但这面具的他们此时是什么表情呢?

    暗紫色空间的地面上充满了黑色的流动的液体,渐渐染透了我的衣服,他们的衣服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光照在了我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能够看见了周围的景色,不知道为什么

    呦呵?出来了?呵呵~虽然早就知道你会出来不过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快。嗯嗯,看来真的就只有你一个人活下来了呢。

    谁,在说话,看不清

    恩,你想的不错。这个结界只有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碎掉,也就是说其他人都必须死掉才行。

    还有你不快一点去就你的弟弟吗?再晚你可就只能为他收尸了。嗯嗯看你的眼神应该是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了能。是啊,我这个10门的人只是负责拖延你的时间而已。其实本来是想干掉你的,毕竟大蛇丸那个人不好惹。不过以为你灭掉了分家我们也只能拿你的弟弟开刀了。

    昶不行,不能让他们快动啊,我的身体,快动啊,求求你,快一点

    动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还是一样的没有用处呢,明明已经给了你那么多的力量了。

    黑暗空旷的地方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见一声声渐进的脚步声。本就什么都看不清的我这下子只能凭着声音来断定来人的方位。声音停在了我的面前,感觉他蹲下了身:怎么,什么都看不清了么?

    是啊,什么都看不清。

    什么都看不清的感觉好受么?

    要我帮你么?

    力量,给我力量足以杀了神的力量!!!

    木叶的人员都还在忙着镇压判人带来的内乱之时,远处的一个角落里突然间传出了一声巨响让两方交战的人员全都停了下来。原因是

    从爆炸灰尘中走出来的点这面具的孩子,所到之处

    洛奇,原来是母亲的远方亲属,也是我那个舅舅的远方亲属。啊,我的舅舅还没有给大家介绍过吧。

    就就是母亲的双胞胎弟弟,对于母亲将来要继承家主的位置是十分赞成的,但是对于那些反对的人舅舅的手段是无所不用其极。舅舅对于他的这个姐姐说好听了是极其维护,不好听的就是过于依恋,有严重的恋姐情结。对于这么样的一个人突然间知道了姐姐不知道被什么人搞大了肚子,就像自己好好珍藏了好几年的巧克力突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给一口吞了,你不知道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也无法叫他赔偿。一肚子的火只能愣憋在心里,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再说,一个女人被别人搞大了肚子这事儿根本就是没有办法叫人赔偿的。你叫那个男人娶了她?有严重恋姐情结的舅舅怎么可能答应。

    so,这个悲催的娃子就把气全部的洒到了我的身上。

    至于那个洛奇,谁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呢。反正不是邀请我去参加寿宴去就是了。

    说起来,我好像一直都没有告诉你来着。今天我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暂时不能陪你玩了。不过你要是这么想过来服侍我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把你带回去好好的疼爱一番。我默默地退在了白的身后,这样我或许就知道了白和那个叫做洛奇的伪娘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是在那之后那个叫做洛奇的人并没有再看白一眼,就连一点交流都没有。这让我不禁感到事情不妙,我的意图很可能被这个人看穿了,那白以后的生活一定会处处招到威胁。能在银月家当上10门以内的人都不是什么好捏的软柿子。之前袭击我的那两个人在10门以内的人开来那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一件事。不过以我舅舅的那种个性任务一旦失败了就一定会让前3门的人过来解决我以保证银月家的整体实力,就这样简简单单随随便便的让一个10门的人过来实在是不太符合他那过于谨慎的性格。

    银月家出了什么内乱?让我这个所谓的不该存在于世间的人顺便解决一下威胁到他的人?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白却微微的转过头来轻声说道:大人请您现在快点离开这个地方,晚了的话就来不及了。我愣了一下。来不及了?怎么说?现在整个木叶都是十分混乱的时刻,正式将这个人杀掉的好时机,怎么能说是来不及了呢?我又看了看眼前的敌人努力的寻找他现在有什么不同之处,可是我看了又看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大蛇丸所谓的复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