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骨香:关于长离摘桃花的番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小呆很是害羞,不知道怎么跟人家打招呼,人家才不会把他当成不怀好意的宵小之徒。

    终于有一天,小呆像往常一样坐在木凳上看菜摊,远远看见那位姑娘拎着菜篮过来,而且还有意无意的往他这里看了一眼,小呆觉得自己呼吸艰难,心跳加快,全身僵硬不能动弹,良久才傻兮兮的对那位姑娘露出了一个比较难看的笑脸。

    那位姑娘好像很高兴,从隔壁摊子上买了两根大萝卜,拎着菜篮子一路哼着小曲儿走开了。

    又是一个艳阳天,小呆早早的来到了街边,坐在板凳上等着看那位姑娘今天会不会来,对面粮铺的门口拴着一头驴子,正在仰高了脖子去吃柳树上垂下来的枝叶,不知怎么的,小呆越看那头驴子越是觉得可爱,一直盯着那头驴子,最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而他心心念念的那位姑娘,就站在长街的角落,见到他看着驴子傻兮兮笑出来的模样,身形惨淡,心情灰暗,最后拎着空荡荡的竹篮子,垂头丧气的离开。

    夕阳拉长了她的背影,风中有漫天的黄叶飘荡,那位姑娘凄惨惨的想,云初末说得果然没有错,街头王大妈的儿子真的是个傻子    而王大妈端着一个簸箕,望着儿子若有所思,不由咕哝道: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居然对着驴子笑了一天    小呆觉得自己是中邪了,虽然他不知道那头驴子有什么好看,但是就是控制不住的喜欢,他笑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最后笑得全身抽筋似的疼,还是忍不住要笑    人群熙攘的大街上,每个人都一如既往的买卖,他们没有看到,距离小呆不远处的屋脊上,一个白衣公子正躺在上面,余光瞥到那位姑娘委屈受伤的模样,十分淡定的打了一个呵欠。

    傍晚的夕阳艳丽好看,他的一手举着折扇,挡住了落在脸上的光芒,唇角扬起了胜利的微笑,心满意足懒懒道:嗯,天气真好。

    李小呆是街头王大妈的儿子,自小是个纯良无害的好少年,就连霸占着街角嘴巴出了名的尖酸刻薄的黄阿婆见到他都要忍不住竖一竖大拇指,称赞小呆是个懂得礼数的好小孩。

    小呆虽然名为小呆,但不是真的小呆,其实他从小就很聪明,而且也很勤快,在长到七八岁的时候,王大妈咬咬牙勒紧了裤腰带,省下一笔银子送小呆去私塾里读书,小呆也很争气,拼命用功读书,在私塾里同龄的孩子中成绩算是拔尖儿,因此深得老先生的喜欢。

    王大妈经营着一个青菜摊,每天起早贪黑的卖青菜,省吃俭用倒是积攒下来不少的钱财,而小呆每当从私塾里下学归来,就会捧着一本书,坐在小板凳上帮王大妈看菜摊,路上买菜的大娘总爱调侃小呆,让小呆卖力干活,将来王大妈赚了钱财好给他娶媳妇,小呆听了,脸不由自主的红了。

    小呆心里喜欢一个姑娘,虽然他不知道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但是他知道,那位姑娘每到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就会来到菜场买青菜,有时太阳落山的时候,她还会去隔壁的街上打上两壶好酒。

    那个姑娘长得很美,白皙的皮肤像是水嫩的萝卜,水灵灵的眼睛像是新摘的葡萄,一双纤细柔嫩的小手,就像他家摊子上摆着的青葱似的,小呆在长安街上住了那么多年,来来往往的路人也见过不少,但是从没有见过哪家的姑娘,长得比她还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