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就来到了末日:30.好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旁的铁皮和老不死喝得兴致正高,对这边即将要发生的凶案熟视无睹,从沈军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老不死一边跟铁皮拼酒一边偷偷往怀里藏下一**好酒,看来他还一点都没喝醉。邮差四眼等人也凑在旁边起哄,易凌心则是一声不吭地喝着闷酒,根本没人往自己这边多看一眼。鹰眼这家伙倒是注意到了快刀恃强凌弱的蛮横样子,但是他正一脸笑嘻嘻地看着沈军,表情里写满了兴灾乐祸,好像在鼓励快刀赶紧下手,砍死这家伙给我省一份工钱。

    沈军感觉阵阵凉气从下身不断传上来,两腿已经抖得像打摆子一样,连口齿都不利索了。快刀恶狠狠地瞪了沈军一眼,终于撤回了刀。

    快刀这人从不说笑,从来都是一张死人脸,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做事从不拖泥带水,无礼貌无教养,而且还相当记仇。有时候沈军禁不住怀疑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从石头缝蹦出来的。沈军两腿发软地坐回到了位置上,快刀虽然已经收回了刀,沈军心里还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以后一定要跟这家伙隔开位置坐,跟这种记仇的小人坐一起真太悲催了。

    这下丢人丢大发了,沈军本想趁今天大好日子跟易凌心聊聊天拉近一下距离,这下自己的形象全被快刀给毁了。易凌心虽然没刻意看向这边,但是她的目光一向敏锐,自己的糗态一定已经落在了她的眼里。whata**ingday!

    赵八楼正在一边使劲发呆,现在只有这个人跟自己稍微有点共同语言,沈军只能找他搭两句。

    你发什么呆,想谁呢?沈军有一句没一句地道。

    军哥,其实有件事我很早就想跟你们说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赵八楼年纪比沈军小将近十岁,沈军已经习惯他叫自己军哥。

    到底什么事,别婆婆妈妈的。

    是这样,你知道的,前段时间我在马三的铁匠铺里打了几天零工,马三想让我留下来。

    怎么,你要离开我们吗?沈军愕然道。

    赵八楼刚到星风城的时候就找了家铁匠铺帮快刀修复双刀,顺便在那里打起了零工干起了老本行。铁匠铺的老板名叫马三,没有子女,听说对八楼视同己出,没想到这么快就挖了鹰隼的墙角了。

    沈军这一声惊叫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赵八楼目光坚定地看着众人,缓缓而肯定地点了一下头。

    这是好事啊,老赵还有九楼和八楼半他们若是地下有知一定会为你高兴的。

    错愕过后沈军第一时间为赵八楼的决定感到高兴,其实赵八楼和自己都不是当战士的料,赵八楼老实又腼腆,是个少见的好孩子,血液中根本就没有对战斗的激情,退出战场是最好的选择,赵八楼的决定是相当明智的。

    好啊小子,再抓紧时间找个姑娘生个胖小子,那可就更好了。老不死也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

    是啊是啊,找到中意的姑娘可要请我们喝酒。

    余下的众人也纷纷附和着,赵八楼只是一个劲地点着头,沈军看到他的眸子里似乎有闪亮的东西就要掉出来。

    佣兵的准则是枪不离身,除了铁皮的六管机枪重量过大没有带出来,其它人喝酒时也都是一身标准的战时装备。赵八楼从背后摘下mp7交还给鹰眼道:以后我估计就没机会用到它了,还是把它留给有用的人吧。

    哪里的话,给你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再说你只是暂时离开一阵,但依旧还是鹰隼的一员,这你留着,说不定以后还用得到的。鹰眼重重地拍了下八楼的肩膀道,有空常回来看看,鹰隼的大门永远为你开着。

    这一拍终于将八楼眼眶里酝酿了好久的泪水拍了下来。

    对于八楼的离队其实沈军心里还是很纠结的,比起以前,沈军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战斗技巧都已不可同日而语,但那只限于自我对比,若是放到鹰隼队伍里比较,无论是哪一项都只能让沈军望山兴叹徒呼奈何,就连四眼的战斗经验和反应也比自己高出许多。在这个崇尚武力的时代,像沈军这种前半生时间都浪费在上学上班等琐事上的人几乎等同于废材,在这里你总不能拿出**书说自己是某某大学的高材生吧。本来在鹰隼里沈军还自认为比起赵八楼要强上那么一点点,好歹还有个人垫背,也不至于让自己太憋屈,八楼这一走之后,自己的垫底地位可就铁定不可动摇了。

    来,让我们一起祝贺赵八楼找到自己的新事业。这里就是八楼事业起步的地方,虽然现在只是个打铁的,但以后说不定能拥有自己的炼钢厂铸造厂,组成个八楼集团,然后再成立发电厂能源厂火药厂水泥厂机械加工厂,再到军工厂,到时候八楼可就是响当当的人物了。来,让我们为未来的八楼集团ceo干杯。在酒精的刺激下沈军开始胡言乱语,声调也提高了八度。

    众人根本不明白沈军在吼些什么,只当他喝醉了胡言乱语也没在意,九个酒杯在空中撞了个满怀一饮而尽。

    桌上的酒很快就被众人扫了个精光。

    酒保,快上好酒。铁皮大声嚷嚷。

    却见一个一身劲服的高大男子忽然出现在桌子前,男子的手上拎着两**好酒,看上去大概三十多岁的年纪,脸色坚毅饱经风霜,随便往前一站就让人有一种迎面而来的压迫感。

    劲服男子将手中的两**酒放到桌上,冲着众人友好地打了个招呼,朗声道:诸位好汉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鹰隼吧,在下卫峭,难得今天大家都这么高兴,大家喝的全算在我卫峭的头上,可一定要喝得尽兴。

    鹰隼只是一支f级佣兵,这样的佣兵队在星风城多如牛毛,跟大名鼎鼎这四个字根本沾不上边。要说这个卫峭那才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卫峭是卫府卫队的总队长,卫府的前任主人就是星风城的创始人卫杰,如果把星风城比作一个小王国,在以前卫府就相当于这里的总统府,卫队总队长就相当于国防部长了。

    在卫杰死后没几年,在他的儿子卫子青的主持下成立了圆桌会议,并主动将大权移交给了圆桌会议。现如今卫府虽然已不再是这里的最高行政机构,但卫家的势力还是首屈一指的。据说这个卫峭小时候曾经是个孤儿,是卫杰老头子收养了他,星风城的一号人物卫子青从小就是跟在他屁股后面长大的。

    鼎鼎大名的卫府突然对一支名不见经传的f级佣兵队伸出橄榄枝,这让众人错愕不已,鹰眼稍微一怔之下立刻陪着笑脸道:在下正是鹰眼,久闻卫府的慷慨,那我等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

    明白了这一点后,马上就有几支蠢蠢欲动的佣兵队按图索骥地去找那些怪物们的麻烦,但没想到却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册子中所描述的那些变异怪物往往实力都异常强悍,谁也说不清到底有几支队伍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成了怪物们的上门菜。但佣兵们总是不乏冒险的热情,在不断的尝试之下,终于有一天,一支颇具实力的队伍按照小册子中的信息成功地击毙了一只超级怪物,并且将怪物的尸体带了回来。

    他们将尸体按照要求放置在广场之上,第二天一早尸体不见了,广场上凭空多出了一具怪模怪样的钢铁怪物。这就是星风城的第一具机甲,又被称为猎杀者。

    机甲拥有十分强大的火力配置,而且操作起来也十分简单,只需操纵者钻进机甲中并在四肢上戴好传感器,机甲就能同步完成与操纵者一致的动作,从手指的细微运动到奔跑跳跃射击,简单而又灵活。

    这时佣兵们才认识到平日被他们拿来当作手纸的小册子有多么的珍贵,据说一时间无数的佣兵杀到各个茅房里展开了一场殊死的手纸争夺战,那些手纸一下子变得比黄金还要金贵,场面蔚为壮观。

    这之后星风城暴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怪物大扫荡,第二台、第三台机甲紧接着出现,一些稍具实力的佣兵团都渐渐组建起了自己的机甲武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