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在雪山河:第六十五章:诬陷、求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卿染看到萤草为芙冬求情有些不解,因为她没想到萤草会替芙冬说话,对于这样她自然也看得出来芙冬是被诬陷的,毕竟这破绽那么大除非她是瞎子才会看不出来。

    你们两站起来吧,你们现在已经是我的丫头了,不需要跪着。卿染的话给了两人心里重重的一击,萤草跟芙冬也没想到这个今日第一次见面的小姐竟然会相信她们两,她看过去年龄与她们是一样的,尽然相信了第一次见面的她们,说不感动是假的。

    只是夏芳脸色一白,她也没想到事情都闹得那么大了,这个小姐竟然还让芙冬去伺候她,夏芳眼神划过一丝不甘心!她自持美貌,而且牙婆留着她就是为了把她放进卿府而后勾住卿府少爷的心,但是现在挑选丫鬟的事情竟然让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来做。

    小姐,奴婢也可以为芙冬作证!她确实没偷夏芳的东西,我那天在回屋子的路上看到夏芳偷偷的进了我跟芙冬的房间,那玉镯子是夏芳每天都带着的,但是出来后她的玉镯子就不见了,我本想去告诉芙冬的,但是却被她抓个正着,为此她还威胁我如果我把事情告诉芙冬,就把我活活打死。那位忽然跪在卿染面前的丫鬟一边说着声音一边带着哭腔,她实在是忍受不了这里的气氛了,夏芳仗着自己是牙婆最喜欢的一个丫头便胡作非为,她们从来不会去招惹她,但是她却动不动的来欺负她们固定的几个人。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诬陷我吗!夏芳见到那个丫头忽然出现声音不由的拔高。

    我没有胡说!不信的话小姐你可以看看我手上的伤!跟我身上的伤!说着那丫鬟便挽起袖子把手臂上的伤痕露了出来,而后便褪去上衣只穿着一件肚兜将后背露出给卿染看。

    卿染挑挑眉,这个丫头当众脱衣,勇气可嘉,这个人她喜欢虽然看着柔弱但是强硬起来的模样她还真是挺喜欢的。

    你!你身上的伤根本就不是也打的!你别在那儿血口喷人!夏芳也被那个丫头大胆的举动给吓到了,她没想到她竟然会不顾自己的名声当中脱了上衣!

    奴婢不求小姐能将我带入府中,只求小姐换芙冬一个清白!那个丫头对着卿染磕着头,她当中脱掉上衣已经需要很大的勇气了,她不求她能被带入卿府,只为了求芙冬一个清白,她这么做名声都没了命还有没有也没关系。

    你与芙冬感情很好?卿染也没想到这个丫头会为了芙冬做到这种地步。

    奴婢芙春是芙冬的姐姐,还请小姐带走芙冬,奴婢也死而无憾了。芙春对着卿染磕着头恳求道。

    卿染也没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丫头竟然是芙冬的姐姐,只是卿染还没开口就被夏芳尖锐的声音打断了:好啊!没想到你竟然是芙冬的姐姐,藏的可真是好啊!你们两姐妹就是合起伙来欺负我对吧!

    小姐我们没有藏!芙春是我的堂姐,我们两因为听说卿府要收丫头,也很堂姐就偷偷的报了名,然后隐藏了姓氏,从未隐藏过我们是姐妹这件事情!芙冬听闻便对着卿染磕着头,因为家中爷爷的原因自己跟堂姐便偷偷的报了这个卿府丫头的名额,而且训练期间她们还会得到二两银子,这完全是给她们家一个天大的喜事两姐妹在这里训练了三个月,两姐妹加起来一共是十二两银子,全都拿回了家里给爷爷治病,爷爷的病情也因此好转她们也很高兴,就想着要努力做好各种规矩好让卿府把两人留下来。

    卿染笑了笑:名字?

    奴婢芙冬。

    芙冬,倒是个好名字,你以后就跟着萤草一起在我身边伺候吧。

    听了这话芙冬眼里也有些欣喜,她当初被人挑挑捡捡好几次都没被选上,这次自己竟然被选上了!说不高兴是假的但是牙婆在这儿自己也不敢表现出过多的情绪。

    多谢小姐。

    牙婆这次原本也想开口劝说但是想到刚刚的情况也只好闭口不言,卿染余光瞧见牙婆欲言又止的模样挑了挑眉:牙婆可是有话要说?

    牙婆猛的摆手:没有没有,就是小姐,一个芙冬您还是需要多多考虑一下,毕竟昨儿个她偷了夏芳的东西,这您看是不是

    没有奴婢没有偷夏芳的东西,是她污蔑我!芙冬听到牙婆这么说心里不由得一慌,她真的没有偷夏芳的东西!

    你还说没偷我的东西?昨天都在你的枕头底下找到了我母亲给我留下的玉镯子!以为婢女忽然走了出来指责着芙冬,指责芙冬的这位婢女长得很好看,白皙的皮肤,给她的容貌多加了几分颜色,虽然比不上穿着女装的凌风睿但也还算养眼,只是她的眼神里流露出的全是骄傲与自满,这样的丫头她不需要,卿府更加不需要。

    奴婢夏芳,对于芙冬昨日偷窃之事还请小姐明查,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给奴婢作证!

    对此卿染眉头一挑,看了一眼在前面坐着的三人,但他们就像是没看到这里的事情一样悠闲的喝着茶,反正是卿染自己挑选奴婢,若是眼光不好就让陵漾动手处理便是了。

    你说芙冬偷了你的东西证据呢?卿染也不看夏芳,眼神只是看向被吓得跪在地上的芙冬心里不由得谈了一口气,这胆子也太小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给她训练好。

    夏芳以为卿染不会询问证据,毕竟丫头们的事情都是鸡毛蒜皮的,但是她没想到这个小姐的思想与其他的人不一样,这下有些难办了。

    奴婢没有证据,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这句话卿染只是笑笑,这夏芳倒是给她一个更加简便的挑选丫鬟的方法了:你们可是要想好了,到底是认为亲眼见到的是真还是相信芙冬的为人?

    对于卿染的这句话让一些人犹豫了,因为她们没有见到事情的具体,只知晓夏芳说芙冬偷了她的玉镯子,但是有些人明显就是现在夏芳的立场,都纷纷往夏芳身后走了一步,对此夏芳眼神划过一起得意,会写字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蠢货。

    芙冬见到没有任何人相信她脸色一白,看来自己的名声算是毁了,自己跟这夏芳无冤无仇为什么她要这么诬陷她!

    卿染见到这样的场面只是挑挑眉看了一眼跪在芙冬身旁的萤草:你为什么也要跪着?

    萤草听到卿染的声音后便抬起头来,而后给卿染磕了几个响头:小姐,芙冬没有偷夏芳的东西,还请小姐替芙冬做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